在线教育截至6月用户规模达到1.18亿

行业动态

在线教育截至6月用户规模达到1.18亿

2016-08-20

中国的教育产业正迈入“黄金时代”,“互联网+”的点金效应功不可没。8月初,CNNIC发布了第38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166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1.18亿,较2015年底增加775万,增长率为7.0%;在线教育用户使用率为16.6%,较2015年底基本持平。随着互联网发展,国家对教育行业高度重视、云计算等相关技术应用得以推广,人们对知识和技能的需求不断提升,在线教育在解决师资短缺、促进教育公平和培训职业技能人才方面也将大有可为。

政策资本双管齐下

近日,在新华网主办的“2016在线教育开放合作大会暨教育资本新趋势峰会上,德勤教育行业领导合伙人李思嘉分享了一组数据:“2015年,中国教育产业总体规模为1.6万亿元,预期至2020年这个数字将增长至近3万亿元,并实现12.7%的年均复合增长率。特别是培训领域,包括早教、K12培训以及职业培训,都将成为未来主力增长点。这个富矿对资本有着巨大吸引力。2015年教育领域的投资总金额是2014年两倍多,并购总金额同比增长165%,上市挂牌总案例数同比增长76%,社会资本注入总金额与频率都在高速上升。

 

在频繁投资中,在线教育的概念热度远远超过传统教育。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带来了互联网的基因,而新兴的教育领域创业公司无一例外地借力互联网。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国内互联网教育企业约9500家,相关从业人员近30万,已成为教育界一股重要力量。好未来、沪江网校、51talk这些在线教育企业急速扩张。拥有学而思网校、励步英语等品牌的好未来7月份公布了2017财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显示,其净收入从上年同期的1.294亿美元增长到本季的1.951亿美元,增幅50.8%;总学生人次从上年同期的约41万增长到本季的约64万,同比增长56.8%。老牌的新东方等培训机构也推出了自己的网络学校,抢占新兴市场,带来营收快速增长。2016财年,新东方总净营收为14.78亿美元,首次超过百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8.6%,如果排除汇率影响,同比增长达22.6%2016财年学员总数为364.51万人次,同比增长25.8%。不过,在线教育的大饼比现有的大得多。据腾讯统计,截至2014年底,我国K12人群总数约为2.83亿人,但其中仅有18%接触过在线教育。也就是说,未来仅在K12阶段就尚有2.3亿人的空白市场待开发。在线教育不仅有资本热捧,也有政策风口。2015年以来,伴随互联网+”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互联网+教育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卷而来。教育部日前印发了《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对未来5年我国教育信息化发展作出了全面部署,其中一大目标就是要发展在线教育与远程教育,推动各类优质教育资源开放共享,向全社会提供服务。新华网董事长、总裁田舒斌表示,这样的政策描绘将为在线教育加速发展注入政策动力。

 

解决师资短缺难题

最近,中国科学院院士、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长李未的学生通过慕课去了斯坦福。他听了三个大学的研究生的核心基础课,参加了所有的细节,包括课堂练习、讨论、作业、测验,最后满分273分,他得了270分。他最后考上了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准备明年到那里学习。这让李未非常感慨,有了互联网以后,很多名师课程都是在线的,很少的开销就可以得到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指导、教育和帮助。这个学生的经历,让李未认识到在线教育的走红不是偶然,它解决了当前教育最大的痛点之一——师资短缺。当前教育界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师资优质资源缺乏,名师资源被少数一流或名牌大学拥有,没有被其他高校和师生共享,以名师为代表的优质教育资源稀缺成为我国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桎梏。李未认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为解决名师教育资源不足,又快又好地、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提供了新思路,带来新机遇。李未的观点得到了教育部在线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学堂在线创始人聂风华的赞同。“1999年我国高校18岁人口毛入学率是10.5%2013年是34.5%,发展速度非常快。但聂风华对比同期欧美国家的毛入学率发现,欧美国家是从56%增长到了74%我们要赶上欧美国家,必然要迎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聂风华认为,要实现这一目标,师生比是很大的障碍,“1991年一个老师教5个学生,到了2010年一个人教17个,现在差不多是1个老师教20个学生。如何用有限的资源投入解决这么多人的上学问题?聂风华把希望寄托在互联网教育身上。20131010日,清华大学发布了MOOC平台。清华的慕课唯一授权给学堂在线。两年时间过去,812日,学堂在线注册用户数突破400万,选课人次超过616万。特别是今年622日用户数突破300万之后,只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学堂在线新增100万用户,显示出慕课的超强活力。目前,学堂在线运行了包括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国内外几十所名校的1000多门优质课程,涵盖计算机、经济管理、自主创业、理学、工程、文学、历史、艺术等多个领域。学生足不出户,就可以向全世界的名师学习最经典的课程。一个老师上课,上百万人听课,已经不是设想,而是实实在在的教育现状。这有助于缓解我国优质教育资源严重不均衡的现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缩短我国与欧美国家先进教育理念、名师的差距。

 

职业培训潜力足

随着我国加快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主动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浪潮席卷全国。为创新创业培养生力军,也成为在线教育的蓝海。麦子学院去年11月份获得曲速资本领投的过亿元B轮融资,他们的看家本领就是职业技能培训。在麦子的课程中,有曾参与台北故宫文物AR导览3D素材制作的台湾VR/AR产业联盟主席高焕堂讲解如何从零基础修成VR领域最急需人才、有6年网络营销实战经验的杨亮来讲解如何通过6步数据分析命中爆款商品,有原阿里巴巴资深运营总监王粲讲解如何打造阿里旅行18亿播放视频,这些看似标题党的课程名称都踩着最新技术门槛,讲解着创业者需要的实用技术。


麦子学院只是众多IT职业技能教育机构中的一家。慕课的真正大市场是在校外。国务院参事汤敏认为校外的终身教育领域是个发展潜力巨大的投资领域。汤敏举了个例子。去年1月,著名男高音歌唱家戴玉强创办了一个网站戴你唱歌,因为每天都有很多的业余歌手想跟他学唱歌,戴玉强就想干脆把这件事放到网上来做,让更多人参与。《戴你唱歌》首先在网上海选,公众上传自己的歌唱视频,由戴玉强的团队筛选有潜力的学员,让这个歌手先唱一首歌,他来进行指导,哪个地方发音不对、运气不对,怎么处理。这个过程大约半个小时至40分钟,录制成视频上网。仅仅1年半时间,戴你唱歌已制作200期课程,成为数千万人的免费声乐老师。这有点像互联网版的师傅带徒弟。只不过,过去的师傅带徒弟是一个师傅带几个徒弟,现在有了互联网,一个戴玉强可以带几千万个徒弟。别的职业教育能不能用这种方式,比如带你电焊,带你当木工等等?汤敏认为这一经验可以复制推广,我国有2.6亿农民工,都有希望成为大国工匠。我们能不能找一些大师,每个星期帮他们拍摄绝招,放到网上去。这很可能就是未来职业教育,或者说终身教育的一种模式。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中,已明确提出要构建网络化、数字化、个性化、终身化的教育体系,建设人人皆学、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学习型社会,要建成与国家教育现代化发展目标相适应的教育信息化体系。李未说:毫无疑问,这条路需要包括政府、企业在内的各方一道,共同走出来。政府要主导顶层设计和制度保障,把握教育信息化的方向;企业则发挥技术、人才、资本等优势,通过产品竞争赢得市场认可。政策贯通、企业发展、社会共享,可谓多赢。

(本文来源于中国经济网)